系统性矛盾加剧,散户大战币圈VC

系统性矛盾加剧,散户大战币圈VC

「Meme 才是真正的价值币,机构 VC 币狗都不玩。」社区成员说道。

在比特币价格接近历史新高的背景下,几大交易平台的新上币却表现不佳,引发了广泛讨论。根据币圈 KOL 川沐的说法,Binance 今年上的绝大多数新币,其流通量都只有 10% 左右,而未解锁市值却高达数十亿美金。这种高估值低流通量的模式,导致市场资金的严重分流。据估计,Binance 的 IEO 项目流通部分可能吸走了数百亿的流动性,而未解锁的部分在牛市末期和熊市将吸走上千亿资金。

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这些高 FDV 低流通的新币很可能成为牛市末期加速熊市到来的罪魁祸首。显然,Binance 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近日发公告有意修改上币规则。市场上的散户对于这些新币表现的不满,也逐渐转移到了 VC 身上,社区散户与 VC 谁也不懂谁,谁也看不起谁。

Meme 币成为了社区反抗 VC 的一种手段,通过公平分发和高参与度,Meme 币得到了更广泛的支持和喜爱,而 VC 币则被广泛谴责。最终,资本形成过程中的荒谬性导致了风投和散户之间的对立。风投指责 Meme 币扰乱市场,而散户则反过来指责 VC 风投的作恶。

Binance 修改上币规则

5 月 20 日,Binance 宣布修改其上币规则,开始支持中小型加密项目,旨在为更多具有良好基本面、有机社区基础、可持续商业模式和行业责任心的中小型项目提供机会,推动区块链生态系统的发展。根据官方公告,Binance 将通过直接上币、Launchpools 和 Megadrops 等方式邀请优质团队申请上币项目,并在初步筛选后与团队联系,保留自行决定项目是否适合上币的权利。

然而,这一策略转变并非突然发生,早在七年前,Binance 创始人 CZ(赵长鹏)就在 Steemit 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阐述了他对大规模 ICO 的质疑

从遥远的 7 年前,CZ 看到了今天

在《CZ:不喜欢大型 ICO 项目,一次性获得庞大资金未必正确》一文中,CZ 表达了几个核心观点:项目在 ICO 时实现最大价值通常对其长期发展不利,反而可能带来一系列负面影响,包括价格下跌、声誉受损和用户流失。

系统性矛盾加剧,散户大战币圈VC

CZ 在文章中明确反对大规模 ICO 的做法,指出「ICO 最大化 = 糟糕,我不喜欢看到项目在 ICO 上实现其最大价值。从长远来看,这通常对这些项目有害。这对许多 ICO 创业者来说是违反直觉的。」同时,他也强调了高估值 ICO 的负面后果,包括短线交易者抛售导致价格下跌,进而引发一系列负面影响,如负面新闻传播和用户流失。

因此,CZ 建议将 ICO 估值设定为较低水平,使其更容易被超额认购,从而确保代币在上市后价格上涨,吸引更多用户和正面关注。这种低估值 ICO 不仅能带来积极的市场反应,还能为项目后续发展提供更好的支持,形成良性循环。

在这篇文章发表六年后的 2023 年,Binance 陷入了「闺蜜币」传闻。自 Binance IEO 巅峰之作 Stepn 以来,近 9 个月后的去年底,Binance 终于重启 IEO。然而恰逢熊市,去年的数个 IEO 市场表现不及此前预期,引发社区的些许不满。「闺蜜币」传闻愈演愈烈,加之 Binance 作为业内体量数一数二的平台,近半年上线的新币却往往面临较大抛压,出现上线即巅峰的情况。

面对愈演愈烈的传闻,何一做出了不少回应,详见《何一的 19 条回应:关于 Binance 上币、IEO 闺蜜传闻及市场份额》。

其中,在对上币标准的澄清中,何一回复道:「Binance 赚钱来自用户,所以 Binance 上币的底层逻辑是尽量上项目方可以活得比较久,能给用户带来回报的项目,这里其实是投研能力和审美差异的差距,哪个平台长期能识别出合适的上币项目和时机,哪个平台的用户就能活得更长久,这是平台的核心竞争力。」

同时,何一也说出了和 CZ 当年类似的观点,IEO 项目一上市就达到近百亿市值的现象,是因为那一批项目的市值由上轮牛市定价,普遍被资本过度追捧,Binance 也认为这种情况非常不合理。

系统性矛盾加剧,散户大战币圈VC

从今天的视角来看,Binance 修改上币规则似乎十分突然,但事实上,Binance 此次修改上币规则,支持中小型加密项目,并非临时起意,而是有着深远的前因后果,可以说是某种意义上的回归初心。

拥抱 Meme 的散户集体大骂 VC 币

在 Binance 修改上币规则后,大大小小的 Meme 币社区蜂拥而至,纷纷组织社区成员向 Binance 提交上币申请。

「首先态度是大于一切的」、「真正好的币应该都在 DEX 上验证一下,再上交易平台更好一些,不然控盘太严重了」、「说了高 FDV 这么久,终于有交易平台开始行动了」,BlockBeats 在询问了几位交易员的看法后,得到了这些肯定的回复,这或许能代表不少散户的想法。

大部分社区成员对 Binance 上币新规则表示支持的同时,也认为这是对大型 VC 操纵市场的反击,散户对 VC 的不满情绪也明显加剧了。

因此,我们能看到,KOL 带领着散户们「冲锋」,对 VC 币的厌恶达到了一个巅峰。

系统性矛盾加剧,散户大战币圈VC

虽然之前社区里对 VC 币流通量的问题讨论一直存在,但这么大规模的讨论,还是第一次。

系统性矛盾加剧,散户大战币圈VC

「最早在 2021 年开始,我就鼓励大家玩 Meme 币,拥抱 Meme 了。」KOL 币圈慈善家在电话那头,对 BlockBeats 这么说道。

绝大多数散户的全部身家在 5 万到 30 万人民币之间,也就是 8000 到 5 万美元之间。这些人是市场上的主要力量,对他们来说,VC 币的涨幅真的太有限了。

拿最近的一些例子来看,TIA 是目前「VC 币」赛道涨势最突出的一个,但在很长时间里也只能涨到 10 倍,而其他的像 ENA 从 0.5 开盘最高涨到 1.5,只有 3 倍。而 Meme 币 Bome 曾在短时间内从 2000 万美元涨到 16 亿美元,实现了八十倍的涨幅。即使是只吃到较低的涨幅,也能有二三十倍。

对于那些寻求暴富的散户来说,这样的涨幅没有太大意义,相比 Meme 的盈亏比并不划算。「总之,VC 币更适合资金量在 100 万美元以上的投资者,资金量在 5 万美元以下的散户还是更适合玩 Meme,把资金分成 100 份,赔率更高。」币圈慈善家这么建议道。

从「还能上车吗」到「互不接盘」,这一轮周期的 slogan 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但事实上,在被 PVP 的「互割游戏」充斥着的币圈,散户与 VC 的关系一直都不好,这次「矛盾」并不是突然而然,没有理由的,回顾 2020 年就曾发生过一次「冲突事件」。

散户大战币圈 VC 的前世今生

2020 年 7 月,当 Uniswap 终于被价值发现,财富效应达到顶峰的时候,另一个 DEX SushiSwap 横空出世。没有任何废话,SushiSwap 打的就是 Uniswap。

这是一个社区发起的 DEX,代码复制 Uniswap,而最大的不同,就是代币玩法,SushiSwap 完全站在散户的立场,给足了散户回报,甚至还说 Uniswap 的 LP 可以迁移过来,来了就给奖励。而 Uniswap 当时连发币都不确定。Uniswap 是 VC 的项目,他们屁股在 VC 那边,散户们对 SushiSwap 的拥护震惊行业。

于是,SushiSwap 上线 65 小时就拿到了 7 个亿美金的流动性,两周后 有一半的 Uniswap 流动性迁移到了 Sushi 上,一场酣畅淋漓的社区对 VC 的掠夺。

那是第一次大规模的社区与 VC 的对立,而 4 年后,对立情绪还在加剧。这次是 Meme。

Meme 制造机,Pump.fun 的历史重演

Pump.fun 的崛起如同 2020 年的 Uniswap,加上交易 Bot 的兴起,使得 Meme 币交易变得更加迅速和高效。

系统性矛盾加剧,散户大战币圈VC

Pump.fun 已经促成了数百万 Meme 币的发行,并为这些 Meme 币创造了数十亿的价值。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任何人都可以在不到 2 美元和不到 2 分钟的时间内创建一个金融资产。Meme 币不仅成为了一种极佳的筹资机制,也是一种有效的上市策略。传统上,项目通过分配 15-20% 的代币给风投来筹集大量资金,然后开发产品,最后通过 Meme 和营销建立社区。然而,这种模式常常导致社区被风投抛弃。

在 Meme 时代,人们可以通过推出自己的 Meme 币(没有路线图,只是为了好玩)来筹集资金,早期形成部落式社区,然后继续构建应用程序和基础设施,为 Meme 币增加实用性,而不需要做出虚假承诺或提供路线图。这种方法利用了 Meme 社区的部落主义,确保了社区成员的高参与度,他们成为了项目的业务开发和营销人员。这也确保了更公平的代币分配,抵制了风投采用的低流通量高 FDV 的抽水和倾销策略。

散户们「醒悟了」,越来越多的散户开始拥抱 Meme 币和社区币,BOME 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一个神盘的诞生需要多久?BOME 的答案是三天,三天创造了 15 亿美元的市值。BOME 上线 Binance 的神速,更是让许多加密项目「破防」,这些项目辛苦耕耘了几年却未能上所,而 BOME 仅用了三天就做到了。这种现象表明,Meme 币的市场吸引力和快速上所能力已经远远超出了传统加密项目的预期。

BOME 的成功不仅在于其自身的市场表现,更在于它激发了 Solana 网络上新发行的 Meme 币数量激增,进一步推动了网络活跃度的提升。虽然 BOME 并不是 Meme 预售的第一人,但 BOME 的成功无疑点燃了预售热潮。

系统性矛盾加剧,散户大战币圈VC

BOME 一支穿云箭的涨幅,也让人不禁想起了当初的铭文生态,「如果你有偏见,那就让比特币生态涨到你没有偏见为止」。

加密行业经历了十二年之后,已经形成了一套惯有的逻辑:项目方们创造出新概念和新叙事,与 VC 机构们捆绑,通过空投预热之后,再各种做局让二级市场接盘。这波牛市中,只有 TIA 和 SOL 才算符合老韭菜心目中的好项目——有团队、有好 VC、Binance 上线、赛道有炒作的预期。

然而,Meme 赛道经历了一系列变异和衍生,作为「搅局者」的铭文 Ordinals 诞生了。比特币生态中的所有「铭文」的出现和火热,完全出乎意料。

从诞生起,「铭文」就天然带着「公平发射」和「first is first」的社区精神,而这也恰巧是 Meme 的 slogan。从 3 月份诞生开始,偏见就紧紧伴随着比特币生态,但其似乎一直没有放弃说服所有人:「如果你有偏见,那就让比特币生态涨到你没有偏见为止」。打一张 ORDI(1 张包括 1000 个币)成本在 2 到 3 美元,按高点计算没有卖出的话,这是一笔超过两万倍涨幅的投资。

散户与 VC 的利益博弈与对立

散户与 VC 之间的对立感愈演愈烈,几乎到了「割袍断义」的地步。

「反正也看不懂,还不如炒 Meme。」许多社区的老韭菜面对市场的快速变化显得力不从心,而新韭菜则更是茫然无措。相较于币圈叙事的一次次迭代,Meme 文化却始终长盛不衰。

Meme 的持续火热,仿佛是一种对 VC 们长期价值投资理念的嘲讽。a16z Crypto 的首席技术官 Eddy Lazzarin 在 4 月 25 日的一篇文章中严厉批评了 Meme 币,称其破坏了加密货币的「长期愿景」,玷污了「公众、监管机构和企业家」对这个行业的看法,并且充当了「相对少数人群」的赌场。他指出:「Meme 币改变了公众、监管机构和企业家对加密货币的看法。充其量,它看起来就像一个有风险的赌场,或者是一系列掩盖赌场的虚假承诺。这深深影响了采用、监管/法律和区块链建设者的行为。我每天都看到这种损害。」

与此类似,Compound 的执行合伙人 Michael Dempsey 也表示:「看到 Meme 币导致加密货币开发者的流失,其程度甚至比过去几年的熊市还要严重。」这些观点无不反映出 VC 对 Meme 币的深深不满和忧虑。

与此同时,散户对 VC 操控市场的不满情绪也日益高涨。大多数治理代币是由风投支持的,这些代币通常以高估值启动,并逐渐转移到散户投资者手中。如今,VC 不仅试图控制「VC 币」,还试图操控 Meme 币,进一步「玩弄」散户。

系统性矛盾加剧,散户大战币圈VC

5 月 21 日,社区成员 Rahul | Polygon Intern 在社交媒体平台发布长文,指控 Polygon 的高层和内部人员操控一种名为$ELE 的 Meme 币,并附上大量截图作为证据。这些证据中不仅涉及 Polygon 高管,还包括 Symbolic Capital、Multibit、BounceBit、GeekCartel、Salus Security 等项目及其负责人。这一爆料引发了社区的强烈反应,虽然相关指控尚未得到证实,但事件的发酵引起了广泛关注。相关阅读:《社区曝光 Polygon 大瓜,高层控盘 Meme 币割韭菜?》

在散户眼里,VC 们只是核心圈子里互相串通的「撺局子」,而在 VC 眼里,玩 Meme 的散户们对行业没有任何帮助。

散户和 VC,谁也不懂谁,谁也看不起谁。

「我认为对立感来自于社区认为 VC 是『没有价值的钱』,大部分 VC 主要给项目带来的价值就是钱,这其实成为了二级市场社区的负债。」ArkStream Capital 创始人 Ye Su 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本质原因还是因为山寨币的蓄水池(买盘)没有增加,但是行业 VC 的募资额(卖盘)较 2020 年增加了 5 倍。我认为目前的割裂情况更加严重,随着 Binance 的新政,可能会有更多的非 Meme 项目会考虑采取公平分发,低市值上市。

「散户和 VC 的这种对立感比 2020 年更加严重,因为这次是由于系统性的矛盾。」KOL 交易员币圈慈善家认为。

币圈慈善家对 BlockBeats 进一步解释道:「在传统的风投模式中 VC 确实在解决问题,他们投消费、芯片和高科技等领域,为这些初创企业提供资金支持。而现在的加密 VC,能推动长期正面创新的只有极少数,更多的只是为了短期利益,与项目方合谋参与市场操控,通过资金盘获取利益,散户最终只能成为被割的韭菜。」

在币圈慈善家看来,年轻人拥抱加密炒作 Meme,是时代的选择和结果,也是最理想的一种方式。

「加密货币的赌场文化实际上是当今社会中普通人改变阶层的一个重要途径。在当前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没有根本变化的情况下,赌场文化反而成了不发生流血革命的最佳选择。有人可能痛恨这种赌场文化,但对于那些渴望改变命运的年轻人来说,加密货币赌场提供了一种无需流血牺牲的机会。否则,他们只能通过更极端的革命来实现阶层跃升,但这对整个社会稳定的伤害会更大。」

在这些背景下,社区对 VC 的不满和反抗心理越来越强烈。Meme 币成为了社区反抗 VC 的一种手段,通过公平分发和高参与度,Meme 币得到了更广泛的支持和喜爱。而 VC 的操控和市场操纵行为则被社区广泛谴责。

最终,资本形成过程中的荒谬性导致了风投和散户之间的对立。风投指责 Meme 币扰乱市场,而散户则反过来指责 VC 风投的作恶。

到底是谁的错?

「前段时间有个估值 20 亿美元的项目来找我 KOL 轮融资,20 亿美元你能想象吗?我真的很生气」,说到这里,币圈慈善家的语气和情绪逐渐激动起来。

「2014 年,以太坊在进行 ICO 时的估值只有 2600 万美元,到了 2022 年,Optimism(OP)的估值是 1.5 亿美元。而现在,随便一个新项目就能有 10 亿到 20 亿美元的估值。过去只有一个 Optimism 和一个以太坊,但现在 FDV 超过 10 亿美元的项目有一沓。市场上真的有那么多钱去接吗?」

系统性矛盾加剧,散户大战币圈VC

图源:Binance Research

在 Binance Research 的《低流通和高 FDV 代币盛行,市场为何发展成如今这样?》报告中,也显示了过去三年发行的代币市值和 FDV,突显了这些指标之间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大的差距。尽管距离 2024 年只有几个月,但在最初几个月推出的代币 FDV 已接近 2023 年的总数,这突显了高估值代币的盛行。

当前市场上高估值低流通代币的盛行,源于多种结构性原因和资本运作模式的改变。

在《Memecoins > Governance Tokens》一文中,研究员Yash Agarwal写道:以 EigenLayer 为例,这个周期中最大的以太坊协议,其治理代币分配中,风投和团队持有高达 55% 的份额,而最初的社区空投仅占 5%。这种低流通量、高 FDV(完全稀释估值)的代币发行方式,使得内部人士通过控制代币供应量,极大地增加了其财富。这种模式不仅仅存在于 EigenLayer,在整个加密货币市场中也变得越来越普遍。

风投公司推动高 FDV 代币发行的背后,有其深层次的逻辑。假设一个大型风投基金投资 400 万美元,换取项目 20% 的股份,初始估值为 2000 万美元。为了确保风投获得高回报,他们需要在代币发行时将 FDV 提升至至少 4 亿美元。基金规模越大,越有可能给项目设定一个荒谬的高私人估值,借助强大的叙述,最终以更高的公共估值上市。这种高估值发行策略,迫使散户在代币上市时成为「接盘侠」,导致价格暴跌。

例如,Starkware 的案例显示,高 FDV 的启动只会导致价格的螺旋式下降和零关注度。而反观 Celestia,低 FDV 的启动不仅允许散户从重新定价中获利,还帮助形成了强大的社区和思维份额。

Binance Research 的报告中也指出了目前高 FDV 低流通代币的几个原因:高 FDV 低流通代币的普遍存在主要是由于私募市场资本的大量涌入、激进的估值策略以及乐观的市场情绪。私募市场的资金流入推高了项目估值,使得代币在公开市场上推出时价格高企。激进的估值策略在市场热度高涨时更加明显,风投公司倾向于以更高的估值进行投资。加上市场的乐观情绪,项目团队利用这种情绪在高估值下筹集资金,从而导致了高 FDV 低流通代币的盛行。

在冷静过后,我们需要恢复一些理性思考。VC 在这个行业真的没有帮助吗?Meme 币就一定比 VC 币好吗?

所有人都难辞其咎

我们回到本文开头提到的,近期 Binance 上线的一批代币均在下跌。它们中的大多数都被嘲笑为「高 FDV(完全稀释价值)、低流通」代币,这意味着它们拥有相当高的 FDV 估值,但第一天的流通供应量很少。

系统性矛盾加剧,散户大战币圈VC

Ye Su 也告诉 BlockBeats,当前市场的资金主要通过 ETF 流向比特币,而流动性并未大幅流向山寨币。Binance 作为头部交易平台,最近上线的几个 IEO 项目如 BounceBit、Renzo、Saga 和 Omni,收益率都创下新低,买盘明显匮乏。为了应对这一现状,Binance 调整了上币规则,从源头上降低了新项目的估值区间,使其从 2 亿到 10 亿美元的完全稀释估值(FDV)降至 0.5 亿到 2 亿美元之间。这一变化为用户提供了更多的参与空间,也使得市场更加公平和开放。

这一新规则将大大有利于小项目的上市。过去,很多项目必须经过 3-4 轮的融资,总金额达到数千万美元,才能进入 Binance 的选币池。而现在,只要项目的产品技术成熟,社区基础稳固,这些项目就有更多的机会获得融资和上市。这样的规则改变,不仅为小项目提供了更多的机会,也让更多的投资者能够参与到这些项目的发展中来,推动整个加密货币市场的健康和可持续发展。

币圈慈善家也认为这并不是单一交易平台的问题,而是整个市场定价机制的问题。毕竟在推特上也有不少人批评 OKX 交易平台,称其最近上线的多个项目也都表现不佳,上线后价格迅速下跌。

在《Why are all these low float / high FDV coins down bad?》一文中,加密货币风险基金 Dragonfly 合伙人 Haseeb 探讨了市场定价的问题,「当人们赔钱时,每个人都想知道该怪谁。是创始人吗?VC?KOL?交易商?做市商?交易员?最好的答案可能是没有任何人或者说是所有人。」他这么写道。

Haseeb 指出,市场的定价机制出问题了,这不仅是 VC、交易平台的问题,也是散户的问题。如果市场机制不买单,就会迫使交易平台和 VC 改变他们的发行模型。这是一种市场自我调节的过程。

一切都是市场的选择,所有人都难辞其咎。

散户完全逃离 VC 币了?

面对市面上高 FDV 低流通的 VC 币,散户们真的完全不玩了吗?币圈慈善家的回答是「是,也不是」。

虽然如上文所述,币圈慈善家一直鼓励大家重视 Meme 币,但这并不意味着 VC 币就没有机会了他解释道:「并不是说 Meme 币就一定好,VC 币就一定十恶不赦。关键在于单个项目的分析。散户需要根据自己的投资偏好和风险承受能力,选择适合自己的高赔率项目。」

在 BlockBeats 的追问下,币圈慈善家给出了自己选标的的三个标准:筹码结构、流通盘以及叙事空间。

具体来说,通过筹码结构来了解项目代币的持有和分配情况,包括代币的预售、空投、项目方持有量以及在市场中的流通量。筹码结构清晰合理的项目通常更值得关注。流通盘则考察项目在上线前后代币的释放量,那些在上线前后有合理释放量控制的项目,更有可能保持稳定的价格。叙事空间评估项目的市场定位和未来发展潜力。例如,TIA 作为趋势性项目,其市场空间和叙事能力较强;而 AI 赛道的 IO 项目则因其技术和市场需求,具备较高的成长潜力。

「投资的重点在于寻找市场中的错误定价,交易的重点在于理解和操纵市场反身性」,币圈慈善家也强调了最近的感悟。

二级市场的交易选手不仅仅玩 Meme 币,那么在一级市场中,就更离不开 VC 币了。

「做一级投资就得找 VC 币,评估项目背后的资方,然后等着上 Binance 套现,」一位专注一级投资的交易员告诉 BlockBeats。关于 Binance 调整上币规则,以及对高 FDV 低流通 VC 币的讨论,他们虽然也很关注,但认为这对他们总体的逻辑架构影响不大。

VC 的存在没有价值了吗?

当 Meme 币盛行后,VC 难免也会做出相应的布局和投资。在「在这一轮牛市以及之后的周期中,VC 将会投资更多的中小型项目或者 Meme 币,这会是一种长期的趋势吗?」这个问题上,Ye Su 的回答也是「是,也不是」。

「高估值的 VC 不会投中小型项目。在 2017 年和 2020 年周期,VC 确实倾向于投资更多的中小型项目,但随着行业的成熟和流动性的聚集,中小型项目面临着生命周期短的困境。最终,Web3 的风险投资将会趋同于 Web2,只有少量头部项目能够获得上市机会,并在四年锁定期的情况下为 VC 带来长期收益。中小型项目通过公平分发的方式在 DEX 广泛发行,而有社区资源的灵活基金策略 VC 可能会成为这类项目的主要支持者。」Ye Su 对 BlockBeats 说道。

而面对一个更底层和直接的问题:如果社区币成为市场主流,那么 VC 存在的价值还剩下什么?

ArkStream Capital 创始人 Ye Su 对 BlockBeats 表示:「VC 的核心投资是推动行业的基础设施建设、应用开发和大规模普及的项目。例如,在早期投资项目阶段,ArkStream Capital 不仅会深度参与项目的叙事和产品构建,同时也帮助项目融资并制定增长战略。无论在 Web2 还是 Web3 领域,VC 在所有早期公司融资和发展中都起到了核心的推动作用。」

「VC 和散户的本质利益并不冲突」,Ye Su 进一步表示:「VC 通过专业技能帮助用户识别优质项目并推动项目发展。同时,由于监管原因,大部分项目在上市时都会伴随着 VC 为期一年的锁仓周期。核心问题依然在于项目的代币经济设计和产品迭代是否具有竞争力。」

最后,研究员 Yash Agarwal 则表示,像 a16z 这样的风投应该联合他们的交易,让任何人都能参与其中,使用像 Echo 这样的平台非常适合。

正如他写到的那样,大部分散户其实并不反对 VC/私人资金,社区倡导的是更公平的分配和更公平的竞争环境。

本文来自加密新聞投稿,不代表科技新聞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news.kejixun.com/3924.html

讚! (0)
加密新聞的頭像加密新聞编辑
Previous 2024 年 5 月 24 日
Next 2024 年 5 月 24 日

相关推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HA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