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正文

“下半场”其实是一套话语体系

原标题:“下半场”其实是一套话语体系

2010年9月28日摄于台湾淡水

自从“下半场”这个词进入了官方话语,这个原本用来描述互联网人口红利消失,粗放式增长结束的词语,就具有了某种普适性和正统性。但我还是不想掩饰我对“互联网下半场”这个表述的不屑。就像电力带来的能源革命已经进行了近200年,仍然方兴未艾,互联网带来的连接革命怎么可能刚刚过了二十几年,就已行程过半?

去年我曾写过一篇文章讨论下半场问题,《下半场,开始了吗?》,表达我对互联网整体形势和发展阶段的不同看法。我认为下半场这种说法,其实是一种井底蛙的世界观,人在井里,便以为世界就是井口那么大,所以你才会在一个极小的时间片上切分出上半场、下半场。这就像在以光年为尺度的宇宙中,你却在计算走了多少里,以及午饭前是否能走完前半程。

前不久华兴资本CEO包凡跟美团CEO王兴和今日头条CEO张一鸣搞了一场关于互联网下半场的对话,有趣的是,王兴和张一鸣两个人对下半场这个概念都有着完全不同的理解。在张一鸣看来,“我们在一个剧变的时代,并且是一个正向的,出现很多积极的新事物、新技术的时代,这点本身就让人特别兴奋。”而王兴则认为到了下半场以后,互联网的环境变量在减少,过去那种机会遍地,粗放的高速增长一去不复返了。

王兴说:“如果你没有参加或长期关注过对抗性很强的竞技运动,是不太能理解下半场的感觉的。就是上半场不管原来有什么计划……中场短暂休息之后,下半场开局,这绝对是一个非常热情澎湃的事情。”好吧,为什么是下半场,而不是第二节?

王兴说:“当互联网渗透率超过50%的时候,按定义就不可能再翻番了,中国人口总体增长又不快,如果需要业务增长翻番的话,不可能单靠用户翻番来实现。可能对单个公司来讲还有很大空间,但对于互联网整个行业来讲红利就不大了。”

一个餐饮行业的创业者也可以这么说:“当餐饮行业渗透率超过50%的时候,按定义就不可能再翻番了,中国人口总体增长又不快,如果需要业务增长翻番的话,不可能单靠用户翻番来实现。可能对单个公司来讲还有很大空间,但对于餐饮整个行业来讲红利就不大了。”你有没有发现其中的荒谬之处?

QuestMobile中国移动互联网全景报告(2017Q1)

实际上,美团进入市场的2010年,中国网民数量就已经达到4亿,到今年初,网民数量超过7亿,而美团app的月活跃用户也才1.64亿而已,有没有人口红利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假设这7年中国一个新网民都没增加,美团就必定做不起来吗?

在更早之前,王兴曾这样定义“上半场模式”:“就是猛抓用户、猛接商户,然后做‘营销交易’这比较薄的一层”。用这个定义来描述美团自身的发展,或许靠谱,倘若认为所有成功的产品和服务都是这么干的,则未免过于自以为是了。实际上,当美团还在以上半场模式粗放式发展的时候,别人已经在用真正的创新、真正的精耕细作来服务好用户,从而发掘用户价值了。

我在微信朋友圈贴过一张微信月活跃账户数的增长图,在这张图上,5年来微信几乎保持着恒定的用户数增幅,谁能告诉我,在这张图上,哪个阶段是上半场,哪个阶段是下半场。

其实,在任何阶段,都有粗放式发展的企业,也有精细化发展的企业,一点都不奇怪。奇怪的是,当粗放式发展的企业决定开始精细化发展了,它却要把自己转换发展模式的那一天界定为互联网下半场的开始,这就有点太目中无人了吧?

至此我也就明白了,互联网下半场只不过是一套话语体系,它是言说者用来自我认识与自我接纳的。中国的领导人通常会建立自己的理论,其实就是一套自己的话语体系。王兴过去曾经讲过的“四纵三横理论”和“四纵四横理论”,也同样是一套这样的话语体系,只不过纵横理论相对下半场理论,显得过于艰涩复杂,普适性不够好,传播不开。

但是任何话语体系都要有自己的参照系,就像牛顿第一定律只有在惯性系中才成立,离开特定的参照系,真理也会变成谬误。下半场理论脱离了具体公司,同样是谬误。

本文首发于36氪“开氪”收费专栏《keso的互联网洞察》,欲第一时间读到最新文章,下载36氪app,在“开氪”专栏中订阅。

iOS用户赞赏入口:

责任编辑:

收藏
举报
一点资讯完成1亿美元融资
一点资讯完成1亿美元融资
科技
2017-10-17 22:26
加载更多